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崇彬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多家北美杂志专栏作家。 湖南宝贝 上海妹妹  香港师奶 台湾北欧干妈 美国奶奶 认几个中国字,用石头粉画画的硅谷乡下人

网易考拉推荐

重做上海人  

2011-04-24 23:19:00|  分类: 食性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财1周报》第76期

       离开上海二十年,越来越不想回上海了。因为,上海滩坍脱了,寻不着了!上海的亲戚朋友听了大嚷:你眼瞎了吗?这么大的浦东机场,这么多弯弯曲曲的高速公路和高耸挺拔的高楼大厦,不正说明非但没有坍掉,上海在高速起飞!
    高速起飞怎么啦,帮帮忙好伐,这和我讲的上海滩不搭界。世界上哪一个城市不发展的,就是战争炸平了,地震震坍了,很快又有新的发展替代。不过发展到连乡音都听不到的也只有上海了。想当年,那时我还居住在香港,离上海只有两小时的飞行路程,那一年我们全家一起回上海,在登机口被声声“赤拿,赤拿”的乡音感动得鼻子都酸了,我前夫马上对我说:“乃早阿拉好勿要去上海了(现在我们都不用回上海了),其实就是为了想听听这种味道。”现在不对了,不要说在去上海的飞机舱门口,侬就是站在上海任何一条马路上,听到的都不是上海闲话。有次在上海我去买东西,自然而然地说上海话,对方开国语问我是不是南汇来的,我差一点昏过去,朋友,帮帮忙!南汇在哪个角落我都不知道。
    最近传来消息,周立波在复兴上海,我心想,小革履一家头立在台上哇啦哇啦讲吃力伐,回去捧捧场算了。回来一看,被我说中了,小革履忒吃力了,休息了,没戏了,哪能办?坐在出租车上的我,突然想到一个老革履,顺手打出电话,居然通了,没有报姓名对方就听出我是谁,因为他抱怨说:“怎么六年了,音讯全无,一只电话都没有!”我回答:“我嫁脱勒,哪能还可以吊侬胃口。”他说:“格么侬现在打电话来做啥?”我说:“上海滩坍脱了,看看叫侬还叻海伐(看看你还活着吗)。”到底是老相识,知道我在讲什么:“怪侬自己勿会寻。”于是乎,他讲了一大通修旧为旧的理论,教训我先要找到上海的老面孔,就会发现上海滩。虽然他口口声声说自我走后感情没有着落,却没有时间出来陪我吃顿饭,阿拉不是笨蛋。但是,中年后上海男人情失义还在,居然真金白银拿出铜佃,请我吃正宗上海味道的小菜,搭子就自己寻。于是乎,我带了姐,要还她几年前凯悦“做过人”(坊间有不到凯悦酒店不算做过人一说)人情,还有第五代上海人、美国回来的老阿姐,更有,用乡村包围城市一举拿下上海最高等学府最高学位的新上海人小阿妹,浩浩荡荡开进了老革履所说的上海老面孔,锦江饭店。真的,在11楼老夜上海餐厅,发现了真正上海滩的味道。里面的装潢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最高级的酒店设计,勿要太嗲!问我怎么知道,在我家旧照相簿里看见过的。“老夜上海”饭菜口味好到煞根,餐厅上海滩气息浓郁,从厨师、招待到经理,原汁原味的上海闲话,听了全身松散,Captain滋油淡定地对我说:“阿姐,上海人太低调,变成没有腔调了!”一语即中要害,比周立波还经典!!我当即感动得热泪盈眶,有拥抱他的欲望。后来一想,三十年代的上海女人,要矜持点,只好煞车。我马上打电话给老革履:“阿拉又做回上海人了!!”他得意地问:“怎么谢我?”“介绍张爱玲做侬女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