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崇彬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多家北美杂志专栏作家。 湖南宝贝 上海妹妹  香港师奶 台湾北欧干妈 美国奶奶 认几个中国字,用石头粉画画的硅谷乡下人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机机的过程 我们这班女人(二)  

2012-01-15 12:39:00|  分类: 美国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尋找機機的過程


說也奇怪,我的夢想家園是Saratoga, 可我認識的Saratoga女人都對我的小木屋有著好感,雖然夜深了,典樂還在和我促膝(空間有限)談心,其實昨天有特殊情況發生,也是因為女人的緣故,屋子里非常零亂,典樂卻說感到舒服,這就是作家特有的化石點金的感覺了。送走了典樂,發走了照片,把這班女人的事都打發了,我發現不見了機機--唯一的由小木屋通向世界的通道,不見了。此時我的腦子早已經停頓了,只能上床睡覺﹗

早上,我學過的管理危機處理的機能開始運作了︰必須先要找到一個危機處理中心,那應該是有通訊設備,有吃有喝還能有下處理的地方(因為你不知道危機多久才能解決)。我決定去山景城。一是因為今天是星期天,我兒子的女朋友在那兒的一處珍珠奶茶店打工(她是一位勤勞的台灣女孩子,週末也不休息)對我卻是好事,我可以在她店裡長駐,用她的手機,必要時,還可以用她的汽車。二是昨天和張慈約好,她上課之後去那兒接我,然後去史丹彿大學聽一個什麼演講,她曾在山景城的街上接過我一次,全靠倆人的手機不停地對呼叫,大家才得已摸索靠攏接上頭。所以這次我們也說好了,先互通電話。
一切按我的計劃進行,搭巴士轉輕鐵,到山景城,時間還早,我就在車站的農貿市場排隊買新鮮的有機麵包(像上海人喜歡的法國長棍麵包才美金﹩1。45一條)我想像著一會可以和張慈兩個人邊啃麵包一邊聽講座,(多有莘莘學子的味道)再買一杯飲料,這要等我們接上了線才說。


借到手機後,我先打電話給餐廳的經理大衛,他一聽我聲音,就親熱地說(很可能是假裝,也可能是職業病)︰〞怎樣,是不是今天來拿你的燒賣(這又是一段有關女人的故事,容我後敘)〞,當他知道我是尋找機機的下落,口氣就變了︰〞你說掉了手機?請問什麼牌子,什麼顏色,用的是那家服務?〞至於這樣認真嘛,昨晚我們還勾肩搭背一起拍照呢,但我的腦子了真的缺少我手機形象的儲存,我就說大衛你只要打開手機就可以看到我和老公的合影,那就可以証明是我的手機了。他的口氣更冷酷了︰〞你的手機不是應該放我的照片嘛,怎會有你老公的﹗〞他奶奶的,趁火打劫呀﹗但我還是陪笑著說︰〞這不是還沒找到時間換嗎?〞總算哄著他懷踹著我的手機,以便張慈打來,可以讓她順利找到我。


另外我也打了電話留言張慈的手機。然後就篤定地坐在那兒看書,只不過手不離手機,去洗手間也不能放下,因為張慈隨時會到來,因為手上的東西太多,以至洗手間的門沒鎖實,結果被一個老外(雄性)破門而入,然後大呼小叫落荒而逃。這次我罵出了聲︰〞他奶奶的,鬼子入侵呀﹗〞誰知他還等在外面向我道歉,我本著民族自尊,只能出言安慰︰〞沒嚇著你就好。〞不知好歹的他還要解釋︰〞我只是看到了一小部份。〞他奶奶的,吃我豆腐啊﹗我咬牙切齒地說︰〞那是肯定滴,而且也不是那重要的部份﹗〞為了張慈的約會,吃多少委屈都沒所謂。


十二點多了,張慈應該提早下課了,電話一直沒響,我再試著再打,咦,一個男人接的,原來是張慈的洋夫,原來張慈把電話掉在家裡了﹗好在我們昨晚剛見過,否則他洋夫不會記得我的,不可能的,因為如果我說〞我們這班女人〞,那張慈可就要說〞我們這十幾班女人。〞她是我們灣區的社會活動家,用自己人的語言就是〞婦女主任〞,通常老外可以區分一兩個中國女人的差別,幾十個的話,那就太難為他們了。張慈的洋夫給了我內幕消息,張慈在回家的路上,一點鐘可以到家,那我就千叮萬囑讓她到家後先給我電話,可是到了一點半仍然聽不到來自她的消息,我的危機處理系統自動跳到了備用裝置上,我做了另外的安排,等到三個小時後我回到家裡,收到了張慈的電郵︰
Adeline
I just came back home and listing to your voice message, you said you were still waiting for me in Mountain View, how can that be?
I parked my car on the street at 12:00noon, and  spent half an hour waiting for you today on Castro st, Mountain View, in front of the Han Jin Restaurant, walking back and forth, afraid can' see you, so I cross street to look back.  I even went to train station to look for you twice... where were you???  The terrible thing was i have left my
cell phone at home, an you left yours with Zeng Ning.  That's why I got there at 12:00 because I was afraid I would miss you. I left late, I went to the lecture by my self, but I was late.
My
cell is dead and my daughter took my charger with her to Paris.
may may

(我刚回到家听了你的留言,你说一直在山景城等我?怎么可能?!我在十二点的时候就在街上停好了车,等了你有半小时,就在汉金餐厅前面,走前走后找你,甚至两次去车站找你,你在哪里?可怕的事,我把手机掉在了家里,你又把手机掉在了曾宁那里,这就是为什么我十二点就去等你了,怕错过你,我只能一个人去听讲座,我也迟到了。我手机没电了,我女儿把我的手机充电器带去巴黎了)

 


關鍵找到了, 我一直再等她的電話才會去接頭, 而她的電話不會再響直到一個月後女兒從巴黎回來︰(


我們都盡力了﹗


寻找机机的过程 我们这班女人(二) - 彬彬 - 聂崇彬的博客

能和我們這班女人合影的男人都是好漢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