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崇彬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多家北美杂志专栏作家。 湖南宝贝 上海妹妹  香港师奶 台湾北欧干妈 美国奶奶 认几个中国字,用石头粉画画的硅谷乡下人

网易考拉推荐

阮仪三疾呼“抢救杨浦区聂家花园”  

2012-04-22 12:46:00|  分类: 上海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问起我聂家老宅的情况,我去过多次,去年已经只拆的剩一栋了,我拍了照片,回家问老爸,他说正是我们十一房住过的那一栋,他还记得坐在门槛上吃过雪糕呢。很感谢阮教授呼吁(看下文),但据说后来区政府换了领导,所以答应过的事可以推翻。因为无意间贴了些老照片出来,引起了朋友们对老故事的浓厚兴趣,从明天开始,我会连载宋路霞女士写的我们家的故事“聂家花园”,很感谢她为历史留下了点滴记录。
 
阮仪三疾呼“抢救杨浦区聂家花园”
来源:东方早报  发表时间:05/26/2009 阅读次数:2839
 
  近年聂家有一外孙女名张心漪(台湾前“财长”费骅的夫人)在海外撰文回忆这个花园说:“外婆家永远是一座美丽的迷宫,那里有曲折的小径,可跑汽车的大道,仅容一个人通过的石板桥,金鱼游来游去的荷花池,半藏在松林间的茅草亭,由暖气养着的玫瑰、茉莉、菊花、素心兰的玻璃花房,小孩子随时可以去取葡萄面包的伙食房,放着炭熨斗和缝衣机的裁缝间。其中我最感兴趣的是,三层楼上两间堆满着箱笼的‘箱子房’……”
  ——宋路霞《上海的豪门旧梦》  
  杨浦区平凉西块拆迁区内,清末上海道台聂缉椝(音同“规”)家族所建、有近90年历史的聂家花园面临拆迁窘境。文物保护专家、同济大学阮仪三教授近日给杨浦区领导写信,呼吁“抢救”这处名人故居。记者昨日获悉,杨浦区领导与阮仪三一同踏勘现场,当场要求区内有关部门保护老宅。
  老宅曾占地8000平方米
  平凉西块17街坊拆迁范围内的辽阳路51弄,坐落着聂家花园6栋老宅,和其他普通民宅同样面临拆迁。市民杨先顺自小生活在此,他告诉记者,辽阳路51弄里一共有1号、2号、20号、22号、24号、26号6栋洋房,原来都是清末上海道台聂缉椝家的私家花园,其中20号至26号四栋比邻而建,与1号楼相隔约50米。
  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的调查显示,聂家花园建于上世纪20年代初,占地约8240平方米,其中建筑占地面积约1450平方米,其余为花园。除靠近惠民路的一幢为西式独立别墅样式外,有四幢三层的红砖房子,取当时流行的石库门样式,中西合璧,每一单元的平面布局均是中间厅堂,两侧厢房,另设假三层,有抽水马桶。
  解放后搬进69家房客
  解放后,更多的普通居民入住聂家花园,光是4栋相邻的红砖洋房住有69户居民,每户都没有独立煤卫。
  75岁的周连芳自1949年就一直住1号洋房的一间厢房。据他回忆,50多年前聂家花园外观还保持着原状,四周围着高高的竹篱笆,从霍山路辽阳路口的大门走进去,先经过4栋红砖洋房,然后就步入花园了,“花园上千平方米,有池塘、亭台,小桥流水,还有一个网球场,漂亮得不得了。”
  周老伯说,靠近惠民路的1号楼里曾住过聂缉椝夫人曾纪芬,南面原来还有一座后花园,后来建成了民居。再后来,花园被改建成工厂,现为亚明照明有限公司厂区。
  据居民介绍,目前已有约20户与拆迁部门签订动迁协议,搬出了洋房。记者看到,几间已空出的厢房,外墙已被穿洞,门窗、楼板也遭拆卸。
  专家建议改成博物馆
  据了解,阮仪三教授与他的课题组在此前进行的里弄现状调查中,发现了位于辽阳路霍山路的聂家花园,通过深入了解发现这是一处保存比较完好的名人故居。当他得知这处花园洋房被划入平凉西块拆迁区后,当即提笔给杨浦区领导写信。“由于聂家花园未被列入文保单位或优秀历史建筑,随时都有被拆平的可能,情况十分紧急,望抢救!”阮仪三教授在信中表示,作为杨浦区为数甚少的名人故居之一,聂家花园应该列入重要的保护对象,可建立博物馆或其他文化设施。据悉,与聂家老宅紧邻的市东中学,是聂家在1916年捐赠创立的,原名缉椝中学。目前,“缉椝中学教学楼”已改为行政办公楼,被杨浦区登记为不可移动文物。
  记者昨日获悉,杨浦区领导已经答复阮仪三教授,责令有关部门保护聂家花园。  
  家族简介  
  聂缉椝(1855-1911)湖南衡山人,曾国藩女婿,清末官僚资本家。曾任江南制造局总办(总经理),1890-1894年任上海道台,官至浙江巡抚。
  曾纪芬(1852-1942)是曾国藩的小女儿,1875年嫁给聂缉椝。晚年自号“崇德老人”,丈夫去世后成为聂家“总裁”,重要家事都须与她商量。
  聂云台(1880-1953)聂缉椝三子,曾任上海总商会会长、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华董、创办中国人的第一家纱厂,任恒丰纱厂总经理。
  东方早报 2009年5月26日
阮仪三疾呼“抢救杨浦区聂家花园” - 彬彬 - 聂崇彬的博客

這是六棟大樓的其中三棟,現在已經移為平地了
 
 
阮仪三疾呼“抢救杨浦区聂家花园” - 彬彬 - 聂崇彬的博客

这一片也没有了
 
 
阮仪三疾呼“抢救杨浦区聂家花园” - 彬彬 - 聂崇彬的博客

这就是我们的家,日本人占据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回去住过了

拜谒聂家花园

张军

【编者按】作者张军与我们非亲非故,他来信说他业余热爱文史,经常接触我祖父瞿兑之的诗文画作,也常常浏览我们的家族网站。去年他曾去武康路探访瞿兑之的故居,今年他又去拜谒了聂家花园,并写来了下面这篇文章。

3月14日,天晴好。上午去拜谒聂缉槼故居。西至荆州路、东至辽阳路、南至惠民路、北达霍山路,这里就是原来聂家花园的范围了。现在除原来的市东中学外,其他的部分保存不好,南北的几栋别墅被中间的建于大跃进时代的工厂所分割。原来的聂家别墅,解放后也被分配给了几十户居民,聂家很早就离开了这里,这里已经没有聂姓的后代居住了。靠南的是一独立的别墅,当年聂缉槼和曾纪芬就是居住在这栋别墅里。别墅二楼朝东有个突起的小阳台,据当地老人回忆,曾纪芬当年经常早上在此烧香供佛的。一楼朝北的一间房间,居住着一位96岁的老太,她曾经在聂家所开的恒丰纱厂作纺织女工。文革中这位老人曾经被组织要求,揭批聂家老板的种种罪恶。老人曾经向当地向阳院的孩子说起,当年聂家如何剥削女工,不过90年代后,老人似乎对此有些反思了,老人后来曾经对小辈们说,聂家其实对工人们还是可以的,作为资本家,剥削工人,靠工人发财,或许是每个时代都是不变的。老人回忆说,纺织厂的很大的特点就是女工特别多,女工的特殊之处就是都会有一段保育期。当时有位女工怀孕了,根据厂里的规定,回家保育,生了儿子的她,给聂家送了20个鸡蛋,结果曾纪芬给了她20天的薪水,作为保育费用。这事传开后,就有女工试着在生育的时候,给聂家送了30个鸡蛋,结果真的得到了30天的保育费用。这个事在当时传为美谈。曾纪芬后来作为聂家的精神代表,应该从此事中看到一些端倪的。此楼曾经在抗日战争中,被日军用来作为地区的指挥所。在此楼的北面几米的地方还有一座两层的小楼,当地老人介绍说,这里原来是聂家仆役和保姆的居所,解放后被亚明灯泡厂占用,亚明灯泡厂的工会办公室就一度在这里。离这栋别墅大约100多米,还有四栋东西相连的别墅,这里是聂家其他人员的住所。聂缉槼的别墅和这四栋别墅之间原来是聂家的私家花园和球场,文革前就被改造成亚明灯泡厂的车间了。

在辽阳路这边的围墙上,到处都挂着“维护稳定,支持市政改造”的横幅,一打听,这里正在动员居民搬迁,不日这里就将竖立起现代化的大楼。我急忙问,这些别墅是否也要拆,居民们回答说,那当然,拆迁组说这里全部要拆迁的。不过也有居民表示,这些别墅是有历史保护价值的,我们搬出去是应该的,我们会支持动迁工作的,但是这些老别墅不应该拆的,他们是一段历史。从他们的谈话中,我感到了一些欣慰,现在的老百姓的对待历史和文化的态度,是令人佩服的,这也是国民素质提高的一种显露。从内心里,我也真希望这些别墅能够保存下来,文革中我们已经毁掉了太多的东西,这些幸存下来的历史文物,该重点呵护才是,否则,我们如何面对我们的后代呢。听居民们说,2007年的时候,聂家的一些海外亲戚还曾经来过这里拜谒。聂家花园的西侧,便是著名的市东中学。市东中学在民国期间教室里就有了老式的空调设备,每个楼层还有学生的衣帽存放间。解放后,有中央领导说,我们要培养资本家还是要培养无产阶级的接班人,于是这些空调和衣帽间很快被拆除了。我没有进得市东中学里面看,不知道改革开放30年,里面的学习环境现在究竟如何。

 

社会总是在进步的,一个人做过什么,是好是坏,历史总会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的。

 

阮仪三疾呼“抢救杨浦区聂家花园” - 彬彬 - 聂崇彬的博客
市东中学

聂家花园 视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dAhTwUJPKpw/

  评论这张
 
阅读(5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