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崇彬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多家北美杂志专栏作家。 湖南宝贝 上海妹妹  香港师奶 台湾北欧干妈 美国奶奶 认几个中国字,用石头粉画画的硅谷乡下人

网易考拉推荐

生在108弄10号的小囡之常熟路和拐弯的华山路  

2012-08-16 11:25:00|  分类: 上海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囡觉着蛮沉痛的。居然在无边无际的网络上,找不到常熟路最熟悉的基本样子的照片。

 

生在108弄10号的小囡之常熟路和拐弯的华山路 - 彬彬 - 聂崇彬的博客


只找到了常熟口的电车路轨,不过大家晓得伐,常熟路的前身山善钟路,就是以电车闻名的。准确地可以这样说,当上海滩有电车时,有一头是以善钟路为终点的。

生在108弄10号的小囡之常熟路和拐弯的华山路 - 彬彬 - 聂崇彬的博客

这是常熟路的另一头,静安寺的电车轨道,根据上面两张照片,大家可以发挥想象力,常熟路究竟是啥样子。


小囡熟悉的常熟路,应该是春天常用假领头,夏天乘风凉那个年代。

那时,路上人不多,只有15路,45路,呃,还有49路经过。在荣康别墅一边,在100弄和小剧场中间,有个废品站小囡记得清爽,因为常常去卖废品,换来几分钱后,可以过马路去买桃板。后来生了儿子后,还在大太阳的冬天,用小推车推儿子到那旁边的空地上晒太阳,因为亭子间朝北的。儿子经常受到路人的称赞,当然做娘额心里交关得意。儿子还没有一岁,小囡一家被落实政策,和朝北房再会了。

 

废品站再过去,有个老虎灶。

小囡家里有煤气,不用不着老虎灶,但每次经过,热气腾腾的热蒸汽,总是让小囡看得呆呆的。

在过去有家玩具店,门开在中间,旁边两个玻璃落地橱窗,小囡路过总可以看上一阵,心里总想,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的玩具都买下。其实心蛮黑的,因为那时小囡妈妈从香港寄过不少玩具,可能也是因为心黑了,老天罚小囡,等到她赚钱了,再来到玩具店时,奇怪,一件东西都不想买了。

对了,差点忘了,老虎灶旁边还有一家老酒店,老板也是湖南人,小囡好像也去拷过老酒,后来记不清爽是老虎灶还是老酒店火烧过。

再走过去过了一些街面房子转个弯,就是华山路,也值得提一提,那有个弄堂叫海园,小囡小时候的三好托儿所就在哪里,小囡也不能进公办小学,只好进了华山路对马路的华二小学,还记得,戴上红领巾时,敲锣打鼓令小囡心情激荡。二年级时发生了停课闹革命后,小囡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

再回到华山路那一边,在华山医院门诊部对面,底楼一间,就是小囡中学毕业后被分配的商业两局下面的一家皮鞋工场,倒是离家很近,也不用乘车子,小囡在那里赚18元的艺徒工资,工作是剪皮鞋帮,直到为了结婚而离职,现在算算,也有7,8年喔。

 

又差点忘记写,在过去一点,就是小囡的中学,华山中学了。

 

皮鞋工场早就没有了,红宝石,儿子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那儿的惯奶油,每天一个,但现在回去说不好吃了,小囡还是欢喜,因为当时自己根本不舍得吃。

 

想想如果一个人可以一世住在一个地方,倒也是蛮好的,但可惜要自己养得活自己才可以的。

 

 

 

浦东人陶善钟与善钟路

http://www.shsz.org.cn 发布日期:2007年1月16日 来源: 浏览次数 12255

 

 

今天的常熟路以前叫作“善钟路”,谁也无法理解这“善钟”是什么意思,善钟路在原法租界里,它的法文路名为say zoong , route , 显然,say zoong 应该是汉名的法文音译。那么,这个“善钟”又是什么呢?

民国方鸿铠等修,费炎培等撰《川沙县志》卷十六“人物”中有这样一段记录:

陶如增,字凤山,号善钟。顾家路(今顾路)人。幼寒微,业调马,设善钟马车行于上海,营业甚盛。广置地产于法租界今善钟路一带。租界当局以其名名路。

显然,“善钟”是清末浦东顾路人陶如增的号,“善钟路”也是以它的名字命名的。

陶如增出身贫寒,从小就来上海打工,后来在英商跑马总会的跑马场里当训马师,他调教的马经常在马赛中获奖,于是他的地位和收入也逐步提高。跑马场每年有不少被淘汰的马匹,上海的农村大多使用牛为畜力,弃马卖不出价钱,于是陶如增利用自己与马主人的关系,以低价购进弃马,开了善钟马车行,当时上海城市交通工具主要是人力车和独轮车,一般只能作短途运输,而马车可以行驶更远的地方,同时坐马车比坐人力车、独轮车舒服、大气得多,伤痕的马车业主即兴旺起来,陶如增在几年之间发了不少的财。

在1889年之前,上海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西界不超过今天的西藏中路和西藏南路,在租界外的西面,大多是农田,地价十分低廉,而且越往西地价就越便宜。陶如增是农民出生,对土地有特殊的感情,而且非常想得到土地成为一个大地主,于是他将赚到的现金全部投入到购买土地中,根据后来的统计,陶如增在后来的善钟路一带拥有土地几千亩,他确实成了一个大地主。1899年,公共租界扩张成功,他的西界延伸到静安寺,1914年法租界扩张成功,他的西界延伸到华山路(华山路是法租界与华界的分界线),这样,陶如增拥有的土地全部划进了法租界。租界的城市建设很快,原来的河道被填平筑成马路,原来的农田上建起了一幢幢房子,当然租界的地价也迅速以几何级的倍数上升,陶如增的财产也按同样的比例上升,,陶如增就成了上海最富有的人。

善钟路约筑于1901年,当时这里几乎全部是陶如增的产业,陶如增的一个养马棚也设在这里,他深知,上海的马路越多,市建建设越快,他的马车行生意也会越好,于是他同意无条件让出一部分土地给法租界的公董局,用于修建马路,于是法租界就将陶如增捐地修建的马路中的一条命名为“善钟路”,以表彰他对租界事业的贡献。

陶如增是在上海租界拥有土地最多的人物之一,也立即引起了商家的注意和器重,许多人希望与他合作开办房地产公司,而陶如增也很清楚,自己不善于做房地产生意,而且中国人在租界里搞房地产业在许多方面会吃亏,经过慎重的考虑和选择,他选择了英国建筑师白兰泰(william brandt)和律师陆舌儒(w.l.rodgers)成立了泰利洋行(brandt and rodgers ,ltd),以外商的名义开展房地产事业,他自己任董事长,他的子女陶善荪、陶让卿,以及亲戚李吉祥、李景韩任董事和主要买办,这个公司开设在四川路121号,相当于今天黄浦区中心医院的位置上(早已拆除),至于这个公司在上海拥有多少地产,兴建了多少的房子,现已难以考证了。

陶如增的住宅就在善钟路上,即今常熟路100弄10号,大约建于1920年左右,由泰利洋行的建筑师白来泰设计。住宅土地约70亩,建筑被草坪和绿化包围,陶如增是训马师出身,以后又购进弃马开马车行发了大财,而他在兴建豪宅时,上海的城市交通已被汽车、电车取代,马车已经或即将被淘汰,许多马因无处落伍而将遭被宰杀的命运,于是陶如增在住宅的花园里造了好多的马厩,收养那些弃马,花园的草坪也成了养马场。1998年我与一位朋友在开在常熟路100弄门口的小饭店吃饭,顺便问起他们是否知道陶如增或陶善钟,这里的人面面相觑,谁也讲不清楚,当我提示道:此人养马出身,家里养了好多马,那里的老人立即回答道:“我们从小就住在这附近,里面的园子里以前有很多马,你现在吃饭的饭店以及和它相通的一排平房,以前就是马厩。”

陶如增的子女长大后,也许不愿在家里看到这么多的马,更不愿整天闻到马粪臭,纷纷搬到其他地方去住了,陶如增就将这幢庞大的建筑交给洋行,作为洋行的宿舍,1941年太平洋战争后,这幢房子被日伪的产株式会社接管,1945年又被中国政府收还,拨给国立同济大学医学院使用,原来的草坪被改建为水泥操场,马厩也成为职工的临时住房。解放后,上海的高校实行院系归并,同济大学医学院并入上海医科大学,这里的房子又让出来,归上海歌剧舞剧院使用。(薛理男)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