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聂崇彬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多家北美杂志专栏作家。 湖南宝贝 上海妹妹  香港师奶 台湾北欧干妈 美国奶奶 认几个中国字,用石头粉画画的硅谷乡下人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指数和幸福研究  

2012-09-02 01:34:00|  分类: 新闻读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次在上海朋友谈笑,他和我都都有沪港两地飞行的经历,说到飞机票的价格,他5千我才1千,我笑称“这就是穷人和富人的区别”。还有一位商场成功人士,投资移民来到美国,起码六十万美金吧,我移民美国,只出了有限的律师费。

 

从能力上来说,我的朋友远胜于我,因为他们可以做世界上最难得的事,把别人口袋里的钱放到自己的公司。从解决问题的方法上来看,我同意一位大哥的见解,“钱, 題. 手. 同, 道. 的 problem solving ability. 以. 行, 少, 高!”

 

如果研究“幸福指数”那我因“穷人做到了富人可以做到的事情”满足感强,在幸福感这方面优胜!

 

今天星岛日报的社论关于「幸福研究」,值得大家探讨!

 

 经济指数和幸福研究 - 彬彬 - 聂崇彬的博客

伯南克倡「幸福研究」值得赞赏


 (星岛社论)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日前在一次会议上倡议,应把「幸福研究」纳入政府经济决策范畴,认为政府仅关注如何降低失业率和通胀是不够的,民众是否幸福也应成为衡量的标准。
伯南克的这一观点值得赞赏。

环顾当今世界,国家、政府的主要职能不知从何时起都已变成抓经济,而衡量经济的好坏,也已简化为GDP、失业率、通胀率等一系列数据,作为经济活动主体的人,他们在其中的感受如何、是否真的受益和切实感到了幸福,却日益被忽视。 「有钱不等于幸福」、「金钱买不来幸福」,这是很多人都明白的道理,可现在发展经济本身却成了经济的全部。
有鉴于此,伯南克提出经济学不仅仅是关于金钱和物质利益,它也关乎「如何理解和增进幸福」。

作为美国经济最高决策机构的联储局,最关注的就是失业率和通胀率这两个数字,联储局出台的所有政策,可说都是对这两个数字作出的反应。但伯南克想有所突破,要把国民的主观感受也纳入??经济决策的参数中。
他说:「我们应该寻求更好、更直接的衡量经济幸福感的标准」,因为「增进幸福是我们制定政策的最高目标」。

「幸福研究」现已经成为经济学领域一门新学科,伯南克两年前在一次大学毕业典礼上首次谈到了「幸福经济学」这一名词,曾引起广泛注意,因为联储局主席向来以讲话严谨着称,这反映他的指导思想出现了转变。伯南克今天再提幸福经济学,更加引人注目,其中一个众所周知的背景,就是美国经济虽已摆脱衰退、步入复苏轨道,但民众的感受却与联储局看到的经济数据存在不小
差距。

美国民众当前最关注的就是经济,随着总统大选逐渐进入白热化,经济议题势必成为全民话题。不过,如果按照伯南克幸福经济学的标准,奥巴马和罗姆内两位候选人的经济纲领似乎都是在隔靴搔痒,例如,奥巴马力主为富人加税、为中产阶级减税
,只是为了让百姓口袋里多几个钱,而罗姆内强调增加就业,也只是让失业者重捧饭碗,至于这些政策能否提升百姓的幸福指数,他们思考得并不多。

  幸福是什么?如何衡量幸福?如何才能让人感到幸福?这更像哲学家们应探索的问题,而伯南克也试图给出一个经济学家的答案。他强调,当基本的物质需求得到满足后,更多的财富未必会让人们感到幸福。
他还援引调查指出,人们对幸福的定义其实呈现出一些共同点,如身心的健康、亲密的家庭、社区关系、感到能控制自己的生活,以及有机会从事休闲活动。

这或可给政治家带来一些启示,即一味刺激就业、增加国民经济收入,未必会让民众感到幸福。其实,对世界不同国家的调查也发现,世界上国民幸福感最强的国家,多数都是非洲的那些贫穷落后国家,在中国,居民最幸福的地区也多是「老、少、边、穷
」。

美国富甲天下,但民众的幸福感却在不断下降。这几年经济滞缓,但国民基本物质需求得到满足仍不成问题,不要说一般民众,就是失业人士甚或无家可归者,由于政府的福利,温饱也基本无虞,按照幸福研究发现的「基本的物质需求得到满足后,更多财富未必会让人们感到幸福」的原理,政府在改善民生上应进一步扩宽思路,不再局限在减税、就业、福利的框框中。在这方面,美国应该学一学不丹,这个人均GDP只有美国二十分之一的内陆小国,国民却傲有全世界最高的幸福指数,原因无他,该国在制定农业、交通及
外贸等一系列政策时,都不是以经济为出发点,而是以「幸福和快乐」为首要考虑。

将幸福引入经济决策,伯南克只是开了一个头,美国要像不丹那样以「国民幸福总值」(GNH)来代替国民生产总值(GDP),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希望他的观点至少能让主政者今后在决策时能够增加一些「幸福意识」,把是否能给民众带来幸福,作为审定一项政策的重要标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